【ADHP】黑色故事(上)

黑帮无魔法AU

黑帮头头邓x秘书哈

1

“先生,您接下来的行程已经准备好了。”黑发的青年出声提醒。

“哦,你做的很好,哈利。”邓布利多有些疲惫地捏捏鼻梁——那里长期架着眼镜。将凤凰图章盖在最后一份文件上。金红色的凤凰在白纸上流光溢彩。精瘦的中年男人舒了一口气,把散落下来的几缕红发别到耳后,站起身来,走到落地窗边,向窗外望去。

  哈利一言不发,作为秘书,他往往不会在尊敬的老师——也是首领的邓布利多面前多话。比起话语,显然行动是更加有效的。他上前把文件整理好,抱在胸前。在推门出去的前一秒,他迟疑一刻,还是说出了口:“先生,您应该知道。最近关于斯内普先生和那个”说到这...

2022-05-23

【花承/仗承/茸承】四个承受的口嗨()

521勉强为我cp添砖加瓦

1

我觉得花京院典明是那种会写日记的腹黑(因为他不是正经人)

看到DK各种露出的脚踝,锁骨,后颈之类的

或者那种被紧身校裤包裹的翘臀什么的恩对

暗搓搓的在日记上面嚎

带着一脸诡异微笑疯狂写东西

波波:哇这就是日本高中生么真的好认真好投入(转头看到承太郎)你看花京院——这种时候还在学习!

承太郎:豁有意思我去看看

花京院(写的太投入没有注意到承太郎在后面)

承太郎:(默读)

(瞳孔地震)

(退后撞到什么)

花京院(汗毛立起)(回头)(看到承太郎)(看看自己的日记)“你听我解释“

2

还是花承

所以有没有那种高中生JK花x离婚承。

就是......

2022-05-21

【ADHP】是夜

1  

   哈利几乎是跌坐在一把扶手椅上,脸上还有未干的血迹。他的拇指狠命摩擦着右手指腹上的茧子——那是长期拿魔杖磨出来的。他的大脑不受控制地回放刚刚的场面,耳边嗡嗡作响。不,控制住自己,想想你学的大脑封闭术。哈利提醒自己。他并不知道敌人会不会跟到这里,有赤胆忠心咒又怎样,那个贝拉特里克斯——想点别的,哈利。

  他艰难地扭头,打量着这个不常来的房间,他的颈椎发出一声令人牙酸的响动——这块地方是不是被摄魂怪光临了。简直冷的可怕。

  木门突然响了。

  哈利本能地站起来,抓起...

2022-05-21

听歌码的HP意识流(

一些倾向不是很明显的adhp。可以当做无cp看看。


1.fly

他看到了天边的云,从没有如此的清晰过,即使是戴着眼镜的时候。它们就那样轻快地在天际追逐,嬉笑,为天幕涂抹上柔和的色彩,让深沉的蓝在空渺的绛紫色中融化、变淡,最后一切事物都变成了艳丽的红金色,它们自己也是,一轮金边若隐若现,显得虚幻而不真实。他似乎在云里沉浮,有一种飞翔的感觉。不,不是像打魁地奇时的感觉。他极为自由,甚至没有了肉体的拘束,他的意识在风里打着卷儿,风轻柔地托起他,像托起一只纸飞机,向更远的天际去。所有的事物,就在视线里缩小、缩小、直到混成一大片一大片的暖调色块。他突然想要把这一场景画下来——虽然他这辈子都没有什...

2022-03-20

【HP德哈】炮友可以接吻么

一个听歌后的激情短打。ooc  1.9k

BGM:Let's fall in love for the night 


德拉科马尔福和哈利波特维持着稳定良好的炮友关系,至少马尔福是这么认为的。不过,这种关系马上就要单方面破裂了。


一支烟又在伦敦的冬夜中燃尽了,烟灰落下来,只有余烬在黑暗的车里格外明亮。“马上十点。”马尔福借着光看了眼手腕上的表。车窗打开一半,他抬眼再次打量街对面的酒吧。好俗气,行,他的评价没变。霓虹灯勾勒出酒吧的名字,几个醉醺醺的酒鬼在门口游荡。冷空气碾碎了劣质香水和酒味的...

2022-02-09

【HP/德哈】长河1

永生梗 养成


酒吧门口的风铃响了。


 哈利匆匆推门进来。老旧的木门在身后缓缓合上,把圣诞颂歌关在门外的白雪之中。他快步朝着吧台走去,身上的黑色袍子在走动时抖落了些雪下来,在吧台的一个角落,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赫敏,圣诞快乐。”其实这句祝福有点早了。


尽管还没有到圣诞节,但是节日的气氛已经在空气中蔓延开来。哈利喜欢圣诞节,圣诞节的氛围总是会让他重拾一些美好回忆。在这个时候赴老友的一场约,他步伐都十分轻快,几乎要哼起小调来。


多年的老友扭过脸来看他,她并没有像哈利一样心情愉悦,赫敏眉头微蹙,正在用食指指节神经质地敲击...

2022-02-05
2 / 3

© 抹茶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