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巫师会过六一儿童节吗

六一贺文!写这个的原因是因为我差点忘记六一了

是一年级发生的小故事

--

  赫敏一般情况下都会选择在吃晚饭的时候复习部分当天的内容,哈利对此早就习以为常了。他正在对着一杯南瓜汁思考:是喝完它呢?还是去喝点别的?最终的结果是,他把那杯喝完了——没办法,他拒绝不了。

  赫敏突然重重地合上书,眼睛闪闪发亮。“哈利,今天是五月三十一号了。”

  正在和一块牛排搏斗的罗恩受了惊吓,一脸谴责地看向赫敏:“你搞什么,你吓死我了!”

  赫敏没去理他,还是注视着哈利。

  “额…..?什么意思,五月结束了?”哈利没反应过来。

  “明天是六月一号!”赫敏对他的慢反应表示谴责,“是儿童节啊,你居然忘记了。”   “哦。”哈利想起来了,兴致缺缺地低头,拿叉子鼓捣他的三明治。六一儿童节是给达力的节日,佩妮姨妈会早早带着达力出去玩,买一堆礼物——可能和生日差不多,总之与他无关。

  旁边同样是麻瓜家庭的小巫师听到这边的对话,加入了讨论,整个格兰芬多长桌陷入了混乱。

  “什么!你们在明天会得到礼物,还能出去玩?”

  “别提了,我妈就会送给我书。”另外一个小巫师一幅苦瓜脸。

  “书不是挺不错的吗?”这是疑惑的赫敏。

   哈利扶额,赫敏的脑回路异于常人。

   从他们桌子旁边路过的斯普劳特教授停下来,兴趣盎然地问赫敏他们在聊什么。赫敏非常认真地开始解释,教授一边听,一边乐呵呵地点头,不时还惊叹一下。“梅林,这真是个不错的节日。”她走到前面的教师席位,和邓布利多交流了两句,两个人显然达成了什么共识。坐在一边的麦格教授应该是听到了,她扬了扬眉毛,斯内普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孩子们!注意一下!”邓布利多站起身,“斯普劳特教授刚刚给我讲了一个麻瓜节日,儿童节。我想,我们没理由拒绝庆祝这个给孩子们的节日。所以明天下午,你们有半天的假期,尽情享受你们的节日吧!”

   欢呼声格外的响亮,快要掀翻礼堂。

---

   第二天早上,礼堂里满是飞来飞去的猫头鹰。哈利咬了一口他的早餐,想道:看来不少人在昨晚就和父母说了这件事。大大小小的礼物被丢在长桌上。

   “我收到了书,是《苏菲的世界》,他们知道我早就想要这个了!”赫敏拆开牛皮纸包装,她的头发乱蓬蓬地散在肩上。

  “这是给你的,妈妈买了点糖果。”罗恩把包裹分给哈利,埃罗尔颤颤巍巍地飞走了,这一趟累得它不行。

  “今天下午你们准备干什么?”赫敏问道,她把她面前的地方清空来放她的书,掰着手指数,“下午原来有飞行课,魔法史,还有一堂魔咒课。现在都没有了。”

   “弗雷德他们准备玩噼啪爆炸牌,我想我们也可以玩,或者下象棋。反正在公共休息室里面呆着。”罗恩耸肩。

   哈利思考了一下:“反正今天没有人会认真上课了吧。”

   “我想大名鼎鼎的救世主今天就不想听课了是吧,很好地继承了你爸爸的傲慢。”斯内普的嘲讽幽幽地飘过来。“我想想,格兰芬多扣三分,为你的傲慢。”

   等到斯内普走远,罗恩才发声:“什么啊,他就是找借口给格兰芬多扣分!那边斯莱特林都不管的。”

 

  不过事实确实和哈利所说的,学生们的心思都不在学习上,麦格教授今天的教学任务是让大家学会把茶杯变成纽扣,而最后,收上来了不少的瓷纽扣,还有一些纽扣依旧长着茶杯那蜿蜒的花纹。麦格教授看着那些作业,眉毛拧在了一起。

  第二节魔药课简直是灾难,没有更好的词语可以描述那堂课了。蟾蜍眼睛黏糊糊的,处理材料的时候,蟾蜍眼睛滑来滑去,就是不能乖乖被小刀刨开,绿莹莹的粘液糊了哈利一手,他一用力,那恶心的眼睛飞了出去,差点打在斯内普的黑袍子上。今天斯内普扣分和嘲讽的力度都增加了不少,但这也拦不住学生们本该冒出淡紫色烟雾的魔药发出该死的绿光。大概全班做得最好的就是赫敏了,她成功让魔药变成了浓稠状,冒着淡淡的紫色烟雾。而她旁边的纳威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的坩埚被烧穿了,地面被腐蚀出一个坑。

“格兰芬多扣十分,隆巴顿先生,我想你应该知道,你做的是让人恢复精力的魔药,而不是什么能让人倒地不起的毒药——”

 一声尖叫打断了斯内普的继续输出。

有一个斯莱特林学生的坩埚开始呕吐——只有梅林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口坩埚开始对教室里的所有学生发射绿油油的粘稠状液体。学生们紧急撤离教室。

回到公共休息室,哈利和罗恩还是笑的直不起腰。

“天哪!你看斯内普的表情!黑的像锅底一样!”

“我发誓,马尔福的脸和斯内普的脸一样臭,那只坩埚先吐在了他的袍子上。”

“他还不给斯莱特林扣分?他又要说‘只是一个魔药事故’了。纳威失误的时候他怎么不说?”赫敏打抱不平。

“可能是我失误的次数太多了吧…..”纳威低着头,扣自己的手指头。

“那你也没有让坩埚呕吐啊!别自责了兄弟。”罗恩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猜猜我发现了什么?”西莫从宿舍出来,手上拎着一个小袋子。他们几个给西莫让了一个位置,他神秘兮兮地打开袋子。

 “是滋滋蜂蜜糖!”罗恩率先认出来。

  “是的。还有超级吹宝泡泡糖。”西莫得意地晃晃手上的袋子,“我刚刚去找课本,在床上发现的,每个人都有。”

  “邓布利多教授绝对把蜂蜜公爵搬空了。”纳威感叹。

  “酷!”

  后面的一节保护神奇动物课成功了很多,学生们和可爱的嗅嗅玩的很开心,除了有几个学生的金加隆忘记从口袋里取出来,有去无回。嗅嗅怎么说都不肯把好不容易缴获的战利品拿出来。金发的学生格外受嗅嗅们的青睐,也难怪,他们的头发在阳光下实在太金光闪闪了。

 

上午终于在一片平和里结束了,在吃午饭的时候,他们得到了一个好消息——麦格教授宣布:今天没有任何作业。棒极了!哈利和罗恩击掌,赫敏一脸的不可置信:“可是,可是,我都写好了。”

哈利毫无诚意地表达了他的惋惜。

他被赫敏打了一拳。

 

乔治和弗雷德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佐科笑话店的室内烟花,公共休息室里充斥着横冲直撞四处爆炸的彩色小烟花和吵吵闹闹的音乐声。

“伙计们,我们这里,不是吹嘘——”

“什么都有。我们对着梅林发誓。”

“是噼啪爆炸牌?巫师棋?”

“或者高布石?小罗尼,来,选一个——”

“麻瓜扑克。”赫敏突然出声,哈利惊恐地盯着她看,像是看到了翩翩起舞的斯内普。罗恩还在状态外。“你们有么?”

 乔治吹了一声口哨,和弗雷德对视一眼。

“小格兰杰想要挑衅我们!”

“不要小看你的两位学长。”

两副扑克出现在弗雷德的手里,他向观众鞠了个躬。

“赫敏……你居然会打扑克?”

“我可不止会看书和学习。”赫敏露出一个笑,“来玩么?”

 

哈利生无可恋,不错,他输的可以算是一塌糊涂,罗恩不信邪,挂帅出征,没过多久也迅速倒下了,被双胞胎狠狠地嘲笑了一顿。赫敏敏锐的眼睛扫过两个人,轻轻放下牌,大发慈悲放过了两个人。

“走,我们到黑湖边去溜达一圈。”

他们几个在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赫敏毫不留情地抨击了他们的牌技。罗恩不服输地回击:“我才是第一次玩,我下一次肯定可以的。”阳光特别的好,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远处的天蓝得惊人,浓郁的像是要滴出水来,只有鱼鳞状的飘渺云雾布在侧边。他们选择坐在黑湖旁边,看湖里的巨章鱼慢慢地游过。哈利突然想知道,他的爸爸妈妈是否也在某个这样舒适的午后,像他们一样,懒洋洋地坐在这块草坪上。

如果是他的妈妈,会不会带着他过儿童节,带着他去吃各种口味的冰淇淋,去游乐园玩,然后给他买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些都是他看到达力有过的。

他想起了那块镜子,还有镜子里他的家人。

罗恩打了个哈欠,打断了哈利的思维:“我们回去吧。我要一雪前耻。”

“我觉得不行,你明显还没搞懂规则。而且还想耍赖,我不和你玩牌了,罗纳德。”赫敏站起身,拍拍身上的草,轻快说道。

“嘿!我才没有耍赖!那是牌自己掉了!”

哈利低头笑了,其实,这样也不错。

“快点走吧!我估计弗雷德和乔治还有什么东西没拿出来呢,可别错过了!”

 三个人吵吵闹闹地向格兰芬多塔走去。 

 


评论
热度 ( 16 )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抹茶绿 | Powered by LOFTER